迷藏

吹周不积极 思想有问题

现在微博依旧给两个哥哥打call
偶尔看到评论区出现的晗晗两个字就受不了了
再回想吃陈年老糖
哇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啊
还是小屁孩的时候怎么就那么喜欢他们啊
一直想找鹿哥和团长唱的baby don't cry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m队全员的
那个时候在爱大歌会上的鹿哥脸色一点也不好
老吴的压低嗓子 到或者请将我直接毁灭这句
不管过了多长时间都要多苏有多苏啊


一个小片段拉回去看了十几遍 又吃陈年糖
老吴的那句说完之后紧接着是鹿哥唱的词 
老吴在之前是全程无动作 在说毁灭的时候慢慢转头抬眼直到鹿哥唱完他那句
哇这块糖我又可以吃半年

第一个入的同人坑是牛鹿,就被那种暗戳戳的对视萌到了 2012年exo出道 13 14年左右在驯鹿牛灿大势的时候萌上了他们
在贴吧开始看文 有一段时间边看边哭 像小舅子的赖皮七念的不归 落梅抄 s大的所有虐文 印象很深的是郎骑竹马来 虐待我心肝疼
S大的京味很浓 有好多专业词汇 像多巴胺 辐镉核 脑洞很大 文风清奇 没有一点拖沓小舅子的描写很细致 像橱柜里的展览品

像赖皮的一段 小舅子写的看一遍哭一遍
爱情是一种过程而不是一个目的,生命也是如此

就像是,我们坐上一辆长长的火车,相识,相爱是路上的风景,生老病死是鸣响了汽笛,进站了

每到一个站点,就会有人上车,有人离去,这是自然法则

我不埋怨你过早下车,因为一起走过的日子那么美
只是觉得遗憾,我的旅程还没有结束,你却站在月台里,笑着和我挥手告别

Landing Guy 2

Landing Guy 二

中考前的一个月, 每天下午三点到七点是叶修给他辅导的时间
每天临近三点的时候,周泽楷度秒如年。现在想起来以前那种期盼见到叶修的感觉,像是等候小王子的狐狸 “如果你说你在下午四点来,从三点钟开始,我就开始感觉很快乐,时间越临近,我就越来越感到快乐。”

每天叶修来会给他带一瓶北冰洋,将汽水拿瓶起子给一撬开盖儿,“呲”的一声,
瓶口里冒出一阵白气儿,随之飘出来浓郁清甜的桔子香,气泡翻滚的沙沙声喝一口,气儿足,杀口,一股凉气一线封喉。

时而放学后叶修叫几个同学一起去串店,两盘花生毛豆,撸着羊肉串
总有人和周泽楷说叶修干过的蠢事,叶修放下手中的串目不转睛的盯着周泽楷“小周你可别听他瞎说”周泽楷看着一脸无辜的叶修笑而不语。
叶修把串又叼起来对刚才的人说“你丫又揭我老底儿, 陈芝麻烂谷子的你丫累不累啊?”周泽楷在旁边笑着看叶修轻挑的眉头。

周泽楷中考的那天,天气阴沉,没有往日的闷热,叶修把大佛寺发放的红绳系在他左手
“好好考啊小周,什刹海的荷花开了,等你考完试一起去看”。
“一定”




Landing Guy 1

Landing Guy 一


电视中放着Oceanside Lainey Lou有着如邻家小女孩般清澈悦耳的嗓音,尤其是在钢琴的伴奏下更显出空旷慵懒,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之感。周泽楷倚着门看着窝在沙发里睡着的叶修,走过去轻轻把毯子给叶修盖上,坐在沙发上看着叶修可以说是乖顺的睡颜轻笑,思绪却飘的远了。
——————回忆分割线
西皇城根下的S中前身可以追溯到清末光绪期,百年老校散发着着别样的活力.
那年S中初次建立初中部,周泽楷便是这里第一届的学生,这批学生初三的时候,学校开展了一对一学习的活动,临近考试的一个月内,排名前十的初三学生由他们的高一学长学姐一对一和他们一起备考,好巧不巧,周泽楷的“小老师”就是叶修。
叶修是高一的名人,这就要说到半年前的元旦晚会,一曲压轴的弹唱《 Oceanside  》叶修用他微哑的嗓音 和着钢琴的弹奏 仿佛让人置身深海 . 只有一束灯光打在叶修的背上,他一席黑衣上散落着光圈 骨节分明的手在琴键上跃动 真像歌里面唱的: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侧脸露在光下,慵懒的眼尾微弯,弯到了周泽楷的心底
——————回忆分割线
        柏油路被经过的洒水车抚慰着焦热的身躯,冒出低低的热气,转眼间汽化. 前方的道路在阳光的映射下仿佛是一滩水,发着光亮. B市正处在闷热的夏天,伴随它来的,还有即将到来的中考.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生活总是两难 再多执着
再多不肯 最终不得不学会接受
从哭着控诉 到笑着对待
到头来 不过是一场随遇而安

遇着什么事也别慌
有什么过不去的呢
是吧

想躲
想避世
想逃离这些虚伪
想覆灭这些淡漠
但 更要在世上